过人科技网

然而,杜威并不像斯宾塞和近代课程制定者们那样

简介: 然而,杜威并不像斯宾塞和近代课程制定者们那样,他认为,为了教育目的而将人类活动进行分类是不可能的。

引言如果在杜威的教育哲学中我们敢于谈论课程的话,那么,实用主义是反映在他的课程中的。

实际上,他把《民主主义与教育》看作是他的哲学得到最充分阐述的著作,因为“教育是使哲学的特性具体化并受到检验的实验室”。

在《杜威学校》中,主要的假设是:生活本身尤其是服务于人的主要需要的工作和交往,应该为儿童的教育基本的经验。

赫巴特·斯宾塞在《教育论:智育、体育和德育》一书中回答他自己的问题“什么知识最有价值”时,采用了同样的原理,这是一个世纪以来某些近代学者所期望的,适应来自科学观点的教育,主张一种基于科学的课程,以满足一种自由教育的全部要求。

斯宾塞根据重要性对组成人类生活的活动进行了如下的分类:生物的、社会和的、文化的,此外还有技艺、美术、纯文学,因为它们占据了生活的闲暇部分,应该从属于文明所依靠的教学和训练。

近代课程制定者们会依照出现率的次序对这些活动进行分类,但杜威完全拒绝这个标准。

他声称,这一原理至多在某些科目上具有较实用的效果,但涉及有关课程重组和方法更多的问题时,它是毫无帮助的。

然而,杜威并不像斯宾塞和近代课程制定者们那样,他认为,为了教育目的而将人类活动进行分类是不可能的。

他强调指出,我们不能在学习中建立一个价值的等级制度。

“试图把它们排列成一个次序,开始是价值最小的科目,接着是具有最大价值的科目,这是无用的。

也就是说,任何的科目在经验中都具有一种独特的和不能替代的功能;也就是说,任何的科目都标志着生活所特有的丰富内容,它的价值是内在的和不能比较的。

这一结论如耶鲁大学校长所指明的那样:“今天,年轻的美国人了解他生活于其中的智力传统,在这个智力传统中他只能依靠偶然性去生活。

”他还补充说:“决定性的错误是坚持认为,没有什么事情是比其他任何事情更为重要的,不可能有德行的秩序,也不可能有智力领域的秩序。

》的文章中他提出了警告,缺乏通过有意义的学科内容来进行智力管理,会引发可悲的自我中心、骄傲自大、傲慢鲁莽和对他利的忽视,很显然,在有些人看来这些是自由不可避免的伴随物,如果不是本质的话。

”虽然杜威认为我们不能为了教育目的对人类活动进行分类,但他强调了活动的先后次序。

而且,他对“什么是必要的?

它们体现着生活的必需品和将这些必需品包装起来装饰品两个方面,它们在一个更深的层面叩击了人类的本能,渗透着具有社会性质的事实和原理。

”当斯宾塞对纯粹科学和个人主义的坚持成为19世纪典型特征时,杜威对应用科学、工艺和社会因素的坚持则成了20世纪的代表。

然而,两者都有低估精神价值在人的生活中的重要性的倾向,而这一点是沛西。

能在阐释生活的基本要素时所坚持的:“在一个民族传统的气质或倾向中,最高的价值属于那些在创造力的要素中最富裕的人。

这些就是他们自己的活动、实践、智力、艺术、道德的传统,带有一种高度的个性和连续性特征,它们在人类精神的发展中设计了主要的路线。

如果想知道人类是用什么来写诗歌的,那么,就必须知道诗歌是用什么来表现人类的;考虑到他所创造的一个美好世界来自颤动的管乐器、弦乐器和铜管乐器的声音;考虑到他通过建筑和艺术获得了心灵的发展,而心灵是它们的母亲和女王;考虑到他的思想的成就是训练进入数学、科学和哲学的方法。

”显然,杜威坚决选择食物和家具,而沛西·能坚决选择诗歌和哲学,这是人类思想在实利主义生活观和理想主义生活观之间长久的一个例证。

思维与方法由于不满足坚持结果是意义的和效用标准的最后的检验,杜威通过强调起因来补充实用主义原理,认为思维产生于实际的需要,只有通过行动才能获得知识和取得进步。

“日益工业化的西方文明在特点上是平常的;它应该是一个同样熟悉的事实,即这个工业化是实验的认识方法发展的直接产物。

”给杜威深刻印象的是实验方法的效用,以致引起他去假设它是唯一的认识方法。

例如,在《我们如何思维》一书中,他坚持主张,从科学的方面来看,它表明只有采用了某种形式的实验方法指导,有效的和整体的思维才是唯一可能的。

在他的芝加哥大学实验学校里,在历史和科学的教学中很好地应用着实验方法;在文学的教学中它并不十分适合,基本原理也不是那么清晰。

在两者的争论上,杜威的论点是不充分的。

亚里士多德在他的《形而上学》中断言,哲学发源于怀疑,但是,我们需要做的一切是怀疑杜威的假设,去检验杜威在《我们如何思维》中所引用的那些有关操作性思维的例子。

第三个例子是“一个实际的思考的例子”,即决定选择哪条乘车路线以保证他不失约,这是真正出于实际需要的思维。

然而,杜威忽视了其中的一种。

被发现的逻辑是对专门活动的演绎推理,在一定的环境下,这些活动的发生将会遵照假定的自然规律。

没有演绎的逻辑,科学将完全是无用的。

从特殊上升到一般仅仅是一种无结果的游戏,除非我们以后能够使这个过程倒转和从一般下降到特殊,上升和下降就像雅各阶梯的天使一样。

我们可以顺便注意到,没有演绎的逻辑,归纳的逻辑将是不可能的。

因此,牛顿的预测在他对这个伟大的规律的归纳证明中是基本的一步。

数学上的进步主要是通过演绎而发生的:“几个世纪以来,人类在等待圆周和椭圆的某些特征的展示。

然而,我们知道,它们无疑包含在这些曲线的定义之中,因为我们能够通过演绎推理并借助一些一直被认为是有效的假设和原理来演绎它。

”考虑到在天文学上应用实验的困难,杜威改变了他的看法,解释道,探究的进展是与物理仪器的发明和建造上的进步同义的,这些仪器是为了生产、记录和测量变化的。


以上是文章"

然而,杜威并不像斯宾塞和近代课程制定者们那样

"的内容,欢迎阅读过人科技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