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人科技网

另外,苏轼后来在《东坡志林·游沙湖》中说:“黄州东南三十里为沙湖…

简介: 另外,苏轼后来在《东坡志林·游沙湖》中说:“黄州东南三十里为沙湖…

苏轼的《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一词是我们所熟知的,相信很多人都会背诵,也经常引用其中的句子,来表达自己的无畏和淡然。

但你有没有注意到,苏轼在这首词前面的小序中,已经说过“雨具先去”了,可在词中却又写了“一蓑烟雨任平生”一句。

既然拿雨具的人已经先走了,苏轼又哪来的蓑衣呢?

苏轼关于这一句的解释,我们经常看到的是,披着蓑衣在风雨里过一辈子也处之泰然。

这是把其中的“蓑”当成蓑衣来解释,我觉得这样确实就和前面的“雨具先去“了。

联想一下苏轼的人生遭遇,我们当然不难理解这是在写心境。

”苏轼这首词是“沙湖道中遇雨”之后所作,如实完整地描述了的过程,并把感受融入其中。

这就是通过“眼前景”抒发胸臆,景是实写,情是虚写。

既然这么说,苏轼当时应该是穿蓑衣了?

不,他没有穿,这个“一蓑”其实不能当成一件蓑衣来讲。

我们可以反过来想,如果苏轼穿了蓑衣,就淋不到雨,“同行皆狼狈”,他当然“独不觉”,可以“任平生”,这就不算豪放旷达了。

如果真是因为只有自己一个人穿了蓑衣,淋不到雨而不觉狼狈,岂不是有点幸灾乐祸,站着说话不腰疼,不像苏轼的为人?

按照生活常识来说,没下雨时,苏轼不会把蓑衣穿在身上,顶多是预备着,而此时“雨具先去”,蓑衣肯定也被拿走了。

另外,苏轼后来在《东坡志林·游沙湖》中说:“黄州东南三十里为沙湖…

”苏轼“沙湖道中遇雨”回来之后,就生病了。

从“料峭春风吹酒醒”这一句,我们还可以知道,当时尚有春寒,苏轼还喝了点小酒。

苏轼这次“得疾”,很有可能就是喝酒加淋雨导致的。

那么,“一蓑烟雨”到底该作何解释呢?

这个“蓑”其实应当是量词,“一蓑烟雨”其实就是一场烟雨。

王水照先生在《“一蓑雨”和“一犁雨”》一文中,即持此种看法。

他认为“这是量词的一种审美化、艺术化用法”,这样“不仅扩大了诗歌意象的含义,而且也使诗境充满动感和活力”。

苏轼的“江上一犁春雨”也是同样的用法,江水之上何来一犁?

因此,把“一蓑烟雨”解释为一场烟雨,也就和“雨具先去”之间没有了,也更符合词人的形象,是最恰当的。

“一蓑烟雨”是虚实结合,而非完全虚写。

把“一蓑”和“烟雨”分开理解,把“一蓑”看成实指的一件雨蓑衣,或是纯粹虚写,都是不准确的。


以上是文章"

另外,苏轼后来在《东坡志林·游沙湖》中说:“黄州东南三十里为沙湖…

"的内容,欢迎阅读过人科技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