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人科技网

回到等待区的同时,在自己的家人面前

简介: 回到等待区的同时,在自己的家人面前,再也压抑不住眼泪,我崩溃了,我崩溃的跟他们说宝宝没能救回来的噩耗,问他们说老天爷为何要这样,是不是我们做错事了才这样惩罚我们....这时候再来要讨论的就是宝宝的后事要怎么处理,当下双

这一天一如往常的工作,大概晚上十点左右到家,还买了卤味当晚餐,老婆也很随意地吃了几口,一切就是这么的自然,没有感觉异常,到了淮备上床的时间,老婆觉得肚子闷闷的,讨论后就说早点上床躺着休息,看会不会比较舒服,就这样过了一个多小时,老婆突然有点尿意,走到厕所发现尿尿的时候居然流血了,心想离预产期大概还有一个月,肚子里的家伙也太不安分,难道是传说中的要生了?

这时候我故作镇静地说,别担心,妇产科离我们家只要5分钟,换个衣服我马上带你过去医院,就这样到了产检的妇产科。

到了医院,很快到二楼待产房,A护士测胎心,量血压等例行操作,这时候老婆已经开始出现很难过的阵痛状况,护士同时也马上联系产检医生,通完电话后,医生说:马上淮备紧急剖腹产,A护士也是纳闷,跟B护士说医生说要马上剖腹产,然后记得做血型鉴定,尽快血库申请血;之后实习医生要我签手术同意书,然后等等我们就要进行手术了。

大约10分钟后,产检医生的身影出现了,检查后医生告诉我太太的状况有点危险,要马上转诊大医院(不是建议,是必须),救护车已经叫了,请我们稍等一下。

”医生说:“状况判断应该体内大量失血,假如手术过程需要大量输血会有危险,所以要到大医院进行手术”。

我拿起电话通知我跟老婆的家人,跟他们说现在要转诊XX医院进行手术,不用太担心....在救护车到之前,产检医生先拨电话过去XX医院,告知产妇状况,请他们立即淮备,就这样上了救护车,此时老婆已经有点失去意识,一直喊很冷,很痛。

到了医院之后,急诊室的护士开始在老婆身上装一些监控仪器,联系妇产科医生,我能体谅急诊很辛苦很忙,但搞了半天还是还没搞定,几个护士七手八脚的处理,时间就这样过去,我的产检医生忍不住讲话了,刚刚过来之前就已经先打电话说明病情,你们到底还要搞多久?

也忘记几点,我的产检医生交接完毕之后,扭头对我说,他跟我解释病情及处理方式,拍拍我的肩膀说,不用太担心,紧急剖腹把宝宝拿出来,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我和家人、以及赶来的岳父岳母等在手术室门口,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感觉花的时间有点长,我忍不住在手术室外面徘徊。

进到手术室后,里面大约有10几位的医护人员,一位医生走过来跟我说:“宝宝目前已经紧急剖腹拿出来了,可是拿出来的时候已经没有心跳,所以我们急救中,先跟你告知这状况。

”医生说:“你看,孩子的皮肤都变得有点紫色,是有些缺氧的状况,我们会努力急救的”。

我不敢相信,也不知道她说的是否属实。

医生说:“妈妈因为失血过多,现在还在止血,所以目前还没脱离危险期。

”就这样我有点不知所措地走出手术室,走到家属等待区跟家人说目前的状况,我还来不及思考,没多久的护士再次喊XX家属,请我再次进到手术室里面。

医生走过来跟我说:“张先生,这位是小儿科主任,这位是妇产科主任...”劈哩啪啦讲好几个人,宝宝是几点几分取出,现在是几点几分,我们已经急救了大约几十分钟,我们真的尽力了,跟你说声抱歉。

这时候我再也忍不住我的情绪跟眼泪,在手术室里面就哭了起来。

”医生说当然可以,我就抱着我的宝宝,坐在手术室里面,摸摸他的脸还有头,跟他说你怎么这么不坚强,怎么没有好好的活下来,你这样我怎么跟妈妈交代,心里真的是好难过,真的好希望我是在做梦,一切都不是真的。

大约在里面待了15分钟,后来我就被请出手术室了,这时候我只希望老婆能平安无事。

回到等待区的同时,在自己的家人面前,再也压抑不住眼泪,我崩溃了,我崩溃的跟他们说宝宝没能救回来的噩耗,问他们说老天爷为何要这样,是不是我们做错事了才这样惩罚我们....这时候再来要讨论的就是宝宝的后事要怎么处理,当下双方的父母都觉得不要让老婆看到宝宝,怕她看到会难过,怕她会承受不住(不得不说双方父母真的都很好,他们怕老婆知道后会怪罪,就说他们可以扛责任,说不给看宝宝这件事是他们决定的),本身有好友是在从事殡葬工作,在半夜四点多我也很不客气地拨电话给他,我想要把宝宝的事交给我自己信任的人处理,我不想他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就这样离开,好朋友当下跟我说,兄弟,你想怎么做都可以,我都全力配合,这句话真的就够了,真的很感激这一位好兄弟的帮忙。

这时候老婆的手术还在进行中,并未结束,我想了想,我说我决定要把宝宝留下来,我要让老婆看看我们的宝宝,这样她才不会有遗憾,我只对大家说:“这件事我最大,我决定要这样处理”。

这时候又拨了电话给好友,跟他说我改变心意了,我要先把宝宝保存起来,等待老婆身体恢复后再带她去看宝宝,所以马上改变原定计划,取消棺木,安排殡仪馆冰柜事宜。

终于,老婆的手术告一段落,医生说要先监护室观察,因为输血超过5千CC,要确认身体的状况跟是否会有排斥抵抗,一方面我要淮备死亡证明的资料,才有办法办理殡仪馆程序,一方面心理想着等等要怎么跟老婆说宝宝离开的事情。

等老婆醒来后,我去监护室看她,她开口第一句话就问我说:宝宝还在吗?

我说:宝宝因为早产,所以必须在保温箱,你不要太担心,没问题的。

我只能故作坚强的骗她说没事,其实心里的难过已经止不住...一方面想到接遗体的时间快到了,我就对老婆说,我整个晚上都没睡,等等让我先回家洗澡睡觉好吗?

用这样的理由骗她,原因是因为我还要送宝宝到殡仪馆存放。

就这样老婆住了监护室两三天,所有的护士都知道我们的状况,只有老婆自己不知道,所以监护室访客时间到时,护士通常都不会赶我离开,因为她们知道只有我们才可以陪伴彼此,真的很谢谢大家的帮忙。

转到普通病房后,医院也特意帮我们安排一间跟其他母婴同室病房距离比较远的位置,主要就是怕我们会伤心,也怕老婆吵着要看小孩。

但始终还是要有面对的一天,我每天都问自己我什么时候可以提起勇气,跟老婆说这个事实,但是真的好难,每天一直撒谎,每天独自流泪,每天都好难过好难过。

最终还是在某一天的下午,我跟家人也讨论好,老婆崩溃之后要怎么办,当天我也刻意请所有朋友都不要来探访,想说若老婆放声大哭,哭一哭应该会比较舒服。

就这样,我第一次拿宝宝的照片给老婆看,过程就不描述了......。

在老婆看到宝宝的当下,只能放声痛哭,久久不能自己,我只能紧紧抱着她,安慰她。

短暂的离别后,我们将火化的事交给了朋友,我们选择送宝宝送到这里,不论是习俗或是害怕火化过程我们无法接受,总总考量之下我们做了这样的决定,希望宝宝能快快当个天使,不要再待在冷冰冰的冰箱了。

发生这样的事,对我的打击真的很大,心里有再多不舍、眼泪,也都唤不回我们的宝宝,终于能体会,失去亲人的痛,我想老婆绝对比我承受更多的难过,毕竟宝宝在她肚子里住了那么久,最后,我们想告诉我们的宝宝,爸爸跟妈妈淮备好了,我们等待你回来,也很希望你快点来当我们的孩子。

另外要对宝宝说,这是你存在过的证明,也是爸爸妈妈这辈子不会忘记的事,亲爱的宝宝,爸爸和妈妈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你,你一直都在,永远都是家里的一份子,我们爱你...发生出血的原因:胎盘早期剥离造成的原因在医学上仍然不清楚,但有些情况可能是发生与否的危险因子。


以上是文章"

回到等待区的同时,在自己的家人面前

"的内容,欢迎阅读过人科技网的其它文章